某兄弟写的文章

(以下是我一兄弟写的文章片段,由于他后院起火,文章在他的空间上已经被删除了,故转发到这里,以作纪念)

那年阿当5岁老七6岁,阿当哭着让妈妈离了婚,他爱那个5岁时还把他抱在怀里的女人,但他也知道那时家里所有的情感都已支离破碎。所以在他5岁时他做了一个让他曾经一度后悔的决定。老七也哭着,因为他被鸭子咬了屁股,哇哇的跑回家,爸爸心疼他,把那只鸭子给杀了给他做了一顿美味的鸭子宴妈妈笑着为他拭泪,那时老七被疼爱着,家里一片温馨欢乐。高三那年他们同样经历了难忘的事,阿当破了身成为那时所谓的男人。“诱奸,”阿当回忆时平静的说道,“那个女人连高潮都没给我。”从此阿当就觉得女人还不如自己手枪,但他有很多女人,他喜欢她们的爱抚、亲吻、高潮时的表情。老七在那年却哭了,伤了,废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平静的东西突然爆发是让人接受不了的。”是的,毫无征兆的爸妈离婚了,他从此怕上回家,因为家里少了一个身影,他更知道习惯了有些东西就会陌生,他怕令他骄傲的东西突然逝去。“那天他回家的时候按门铃,我就开始害怕了。”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老七嘴角已经颤抖。从此老七跟着老妈过上了单亲生活。“我的女人那年也跟我最好的哥们走了,我爱她,但我更不想失去哥们(女人很难理解男人之间那种情感)就这么装傻看过去,什么都无所谓了”老七醉了,一般男人不会轻易流露脆弱。这是大三被分入专业学院同一个寝室一个月后的一次酒桌上的对话,阿当抱了抱老七,不是怜悯不是同情,他知道老七最需要的是一个支撑,两个男人彼此搀扶着走出小酒馆,狗飞后面小声对YQ说:“这俩是不是伤到底了?”YQ醉醉的大声说:"你懂屁,他俩这叫同样经历上的同样情感爆发,唉~"阿当低声笑骂到:“操你妈的”身边老七醉的不成样子,在阿当肩头不知是哭是笑的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