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克萨玛斯首领们的怒吼(瘟疫区)

瘟疫使者诺斯
“能成为法琳娜女士丈夫的,都是男人中最杰出的。”这话一点都没错,作为法琳娜女士的第7任丈夫,身为“洛丹沦通灵师协会会长”的挪斯"亚伯拉罕姆,就是在灵魂研究和灵魂的对话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不要认为通灵师就是亡灵巫师。在天灾军团诞生在前,通灵师就已经成为人类官方认可的重要职业。通过召唤被害者的灵魂,让治安官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历史学家则找到通灵师希望他们能与那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对话来了解那些掩盖在时间长河里的真相。当然了并不是每个逝者的灵魂都会被召唤回来的,同样的也不是谁都可以成为通灵师的,在天灾入侵洛丹沦前,这个王国的通灵师不超过100人,而且每个人都拥有一颗善良平和的心。诺斯先生更是他们中最仁慈最友善的一位,(注)在他的领地内,人民安宁的生活着,歌颂着他们平易近人的主人。“成为黑寡妇猎物的男子,最后的结局只有灭亡。”诺斯先生也许不知道这句底层人民的花边消息,当一直独身的他看到法琳娜女士的时候,整整呆了5分钟。2天后盛大的婚礼就在诺斯先生的庄园上举行,民众热情的欢迎着美丽的女主人到来的同时,发现他们的主人耀眼的金发居然全白了。一个月后,诅咒的力量降临到了这片宁静的地方,被诅咒的灵魂在夜晚游荡;不洁的亡灵生物出现在农田里;黑暗的怪物时不时对人类发动攻击;而诺斯先生则和夫人法琳娜女士没有跨出他们别墅一步。民众们在黑暗的日子里苦苦煎熬,等待他们的主人来拯救他们,然而,他们等来的是瘟疫和死亡。当别墅大门打开已经穿上天灾军服的瘟疫使者诺斯再次出现在他的领地上时候,整个庄园有的只是因瘟疫而死亡的村民的尸体。“起来吧!为你们的主人再尽一次忠吧!”无数的骷髅从墓地中钻出,从房屋中走出,从农田中站起来。浑身赤裸的法琳娜女士站在别墅大门看着眼前的一切,满意的笑了。(注:要成为通灵者内心必须是纯洁之人,而善良程度越高召唤灵魂的成功率也就最大.)

语录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荣耀归于我主。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我要没收你的生命!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死吧,入侵者!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起来吧我的战士们!起来,再为主人尽忠一次!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任务完结。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终止你的呼吸吧。
瘟疫使者诺斯喊道:我要侍奉主人……到……最后一刻。


肮脏的希尔盖
希尔盖"拉文得雷在达拉然法师中算是异类,当其他法师迷恋于奥术能量和元素召唤中,而他却只对毒药、微生物和改造动物有兴趣。达拉然议会对他格格不入的行径非常恼火,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诅咒类的黑暗魔法上有着极高的天赋,也许早就把他开除出议会了。当然希尔盖也对议会对他的不满心知肚明,不过那些肤浅的奥术能量在他眼中根本毫无价值。“奥术魔法是强大,可是当魔法师消耗完他全部的魔力后,他还能干什么?毒药就不一样了,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它都可以发挥功效,也只有愚蠢的议会才会把它视为异端。”虽然议会没有借口来限制希尔盖的研究,但是暗地里他们还是给希尔盖的研究设置各类障碍。忍无可忍的希尔盖不得不离开达拉然前往安道尔(安多哈尔),那里正在发生突如其来的瘟疫,这些瘟疫正式希尔盖所感兴趣的东西。当希尔盖在安道尔努力研究瘟疫以便找出可以治疗这场可怕疾病的时候,克尔苏加德找到了他。对于这位以前的同事,赫尔盖只是表示礼节上的客气,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场瘟疫的发起者就是眼前这位穿着古怪黑袍的男人。面对赫尔盖冷淡的语气,克尔苏加德没有生气,他开启一个传送门,微笑着邀请希尔盖前往。犹豫了下,但希尔盖还是走进了传送门。一个完美的实验室出现在希尔盖的面前,无数的黑袍人在这里忙碌的工作,奇怪的生物在旁边的培养房间里游荡。“这是那里?”“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实验室,你满意吗?没有人干涉你的研究,没人来限制你的才能,没人来扼杀你的激情!”“恩…很不错的地方,那有什么条件吗?”“加入诅咒教会,这场瘟疫不是你一个人能阻止的,与其成为它最后的牺牲品,不如跟我一起来创造新的瘟疫,毒药不正式你的最爱吗?顺带也可以报复下那么蔑视你的愚蠢的达拉然议会。”“听起来很诱人,不过可以让我考虑下吗?”“当然了我的朋友,你有一天的时间。”克尔苏加德诡异的笑着,“未来已经由不得你了。”后半句话轻的没有其他人听到。当天夜里希尔盖"拉文得雷死于安道尔的家中,瘟疫吞噬了他的生命,同时也赋予了他新的生命。在纳克萨玛斯实验室中,希尔盖忙碌的工作着,新的瘟疫源源不断的在他的手中诞生,也在被天灾军团尊称为“不洁者”。

语录
肮脏的希尔盖说道:世间的一切种族终将灭绝,这是迟早的事情。
肮脏的希尔盖说道:我看到了无尽的苦难,我看到无穷的折磨,我看到了滔天的愤怒——我,看到了一切……
肮脏的希尔盖说道:很快,这个世界也要颤抖……
肮脏的希尔盖说道:你的生命,正走向终结。
肮脏的希尔盖说道:饥饿的蠕虫,将要吞噬你腐烂的躯体。
肮脏的希尔盖喊道:我看见你了……
肮脏的希尔盖喊道:你……是下一个。
肮脏的希尔盖喊道:闭上双眼,长眠吧。
肮脏的希尔盖喊道:你是我的啦。
肮脏的希尔盖喊道:死亡降临到你的头上。

洛欧塞布
“这就是你说的新发明吗?看样子很有趣。你从那里弄来这个奇怪的家伙?”
“我的尊敬的主人,您一定知道西瘟疫之地的哭泣洞窟吧?那里的有着无数的沼泽泥浆怪,有次我去那里找寻新的变异植物,发现那里的泥浆怪,在瘟疫的作用下,也发生了奇特的变异,原本缓慢而平和的它们,在瘟疫毒素的作用下变的敏捷而且残暴,它们互相厮杀,但又永远杀不死对方,于是我就把我刚配制出来的新的瘟疫释放到它们中间。才2天它们就变的更加残暴了并且进化出了阻止对方自我治疗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果我们的缝合怪也拥有同样的能力,那么我们的军团就将战无不胜!”
“哦?真的吗?这到是个好消息,那么你提取出了这个能力了吗?”
“抱歉,我的主人,我还没有成功。所以我把它们全部抓了回来,利用各种手段来提取这个能力,可是奇怪的变异又出现了。它们在互相厮杀中释放出了一种特殊的孢子,这个孢子在爆炸后可以给泥浆怪们提供更强的杀伤力,真是有趣,于是我只能暂时放弃了提取它们能力的计划,转而研究它们还能进化出什么能力。”
“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希尔盖,继续,也许你的这个玩具真的可以改变我们军团的未来。”
“ 是的,我的主人。当我把融合了恐惧魔王的血液和恶魔术士的血液后合成的新瘟疫给它们注射后,这些家伙又有了新的改变,它们依旧在互相厮杀,也许正是互相的竞争让它们又得到了新的能力,我叫这个能力‘必然的厄运’可怕的暗影伤害覆盖了整个房间,给它们送食物的侍僧只站了1秒就被腐蚀的什么都不剩了,而在这可怕的暗影魔法下,唯一的生存者就是您眼前的这个怪物!”
巨大无比的怪兽冲着克尔苏加德咆哮,不断冲撞着魔法结界妄图消灭它眼前的一切活动的物体。
“真的非常有趣!希尔盖,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就继续由你培养,让它知道谁是它的主人,这样它才会成为我们军团一个伟大的战士。哦对了,它还没有名字吧?就叫它洛欧塞布吧。”
“谢谢您,尊敬的主人,不过请恕属下愚昧,洛欧塞布是什么意思?”
令活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浮现在克尔苏加德的脸上:“蜘蛛王国古老传说中象征末日来临的魔鬼就叫洛欧塞布。明白了这名字的的含义了吗?”
语录
跟麦克斯纳一样,蘑菇也不会说话,虽然我们都叫他"蘑菇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