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克萨玛斯首领们的怒吼(死骑区)

教官拉苏维奥斯
天灾军团中死亡骑士团可以说是真正的精英部队,通常死亡骑士只会安排到各级部队中担任战场指挥官,但是一但有大决战的时候,所有的死亡骑士都将被整编成一支队伍,他们会用他们娴熟的战斗技巧和强悍的黑暗魔法让天灾的敌人知道什么叫做痛苦的死亡。
圣山之战中正是他们从左翼迅速的插入将兽人军团的萨满部队斩杀怠尽,才使得萨尔酋长不得不下令撤离战场。遗族的反叛之战中,国王阿尔萨斯被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围困在洛丹沦之时,克尔苏加德立刻集合了当时附近的所有死亡骑士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洛丹沦,解救了以危在旦夕的阿尔萨斯。
冰封王座争夺战中,阿尔萨斯高举着霜之哀伤指挥着死亡骑士团冲破血精灵和纳迦的阻挠,直接击溃了尤迪安的直属卫队,将外域新王—尤迪安赶出了冰封王座,保卫了巫妖王耐奥祖。
但是连续的激战,也让死亡骑士损失惨重,尤其是遗族的反叛,相当一部分死亡骑士站在了女妖之王的阵营中,昔日的战友不得不同室操戈。
于是训练新的死亡骑士,成了巫妖王阿尔萨斯最关心的事,为了满足主人的要求,克尔苏加德把目光锁定在了拉苏维奥斯—暴风城王国最著名的战士训练师。
诅咒教徒们来到赤脊山,蛊惑着这位强悍的战士。但是拉苏维奥斯凭借钢铁的意志根本不为所动,失望的诅咒教徒恶毒的开始了新的计划。
“武士拉苏维奥斯,因勾结天灾,意图将湖畔镇变成新的瘟疫点。特判处拉苏维奥斯死刑。”高呼无辜的拉苏维奥斯被拖上了绞刑架,被诅咒教徒欺骗的百姓愤怒的对着拉苏维奥斯的尸体吐口水和丢石块。而诅咒教徒也开心的趁黑夜将拉苏维奥斯的尸体偷走送到了纳克萨玛斯。
“按我的教导去做!”“练习时间到此为止!都拿出真本事来!”“你太让我失望了,废柴!”那天以后拉苏维奥斯带着对生者的愤怒努力训练着一批有一批的死亡骑士,他也期待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个战士一样光荣的战死沙场。

语录
教官拉苏维奥斯说道:扣你五十个学分,废柴!
教官拉苏维奥斯说道:我那个住在赤脊山的奶奶出拳都比你重,菜鸟!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练习时间到此为止!都拿出真本事来!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你们太令我失望了,学生们!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哈哈,我正好刚刚完成热身!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你该在家里呆着.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来吧!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起来战斗吧!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按我的教导去做!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仁慈无用!
教官拉苏维奥斯喊道:光荣地……战死……



收割者戈提克
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死亡骑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除了要有过人的格斗技巧外,还必须熟练的使用高级的黑暗魔法。虽然拉苏维奥斯是一个优秀的老师,但是他的技艺只局限于如何把敌人的肉体毁灭,而死亡骑士消灭敌人的最高境界则是用可怕的黑暗魔法来折磨对方的灵魂,收割者戈提克就是折磨灵魂的高手。
“不要以为你们通过了拉苏维奥斯那简单的考试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才是你们噩梦的开始!”如果说拉苏维奥斯的训斥只是让那些学员狼狈不堪的话,那么戈提克的训练就是灵魂的煎熬。用特殊迷幻药物合成的饮料是每天必须服用的,饮用者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灵魂被抽离肉体的痛苦滋味;睡觉前也要服用不知名的药丸,梦境中全是如同天书一般的黑暗魔法咒语;互相战斗,不论是最好朋友还是最亲密的双胞胎兄弟,最后活下来的只能是一个人。
学员们在训练和决斗中越来越冷酷无情,所有的同伴包括自己都只是最后胜利的工具,只要是为了胜利,什么都可以出卖。他们内心堕落的越快,黑暗魔法的威力也就越大,很多学员到最后根本不需要戈提克去教授如何使用死亡契约和尸体操纵术,只凭借堕落的人格就可以自动学会这类高级的黑暗魔法。而他们也在堕落中彻底放弃了自己的人性,亡灵生物的特征也随着堕落程度的加深逐渐出现在他们身上。
于是又一批新的死亡骑士诞生了。跨上用黑暗魔法维持的亡灵军马,手持堕落的哀伤之刃,紫色的斗篷下是一双双空洞的眼神,在蓝色的霜之哀伤军旗的引导下,死亡骑士们飞驰出纳克萨玛斯赶赴各条激烈的战争最前线。收割者戈提克满意的看着他们的远去,回过头睨视着决斗场上浴血厮杀的未来的死亡骑士们。

语录
你们这些蠢货已经主动步入了陷阱,你们正在挑战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虽然你们收割者戈提克喊道:经历了千难万险,才来到收割者的领域,来到了我的面前……但是现在,活下来的唯一途径,就是加入诅咒神教!
收割者戈提克喊道:我已经等待很久啦,现在你们将面对灵魂的收割者。
收割者戈提克喊道:死亡是唯一的解脱方式!
收割者戈提克喊道:啊……我还……事业未竞……


大领主莫格莱尼
“灰烬之怒” 传说中的神器,充满正义力量的它就连巫妖王阿尔萨斯也对其大加赞赏:“如果能将‘灰烬使者’与我的‘霜之哀伤’融合那么整个世界都将在我的剑下颤抖!”
但是,此剑的持有者大领主莫格莱尼却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战士。身为血色十字军创始人之一的莫格莱尼,一直奋战在瘟疫之地的最前线斯坦索姆。无数的天灾士兵为夺取“灰烬之怒”冲向莫格莱尼,然而等待它们的是光明的审判。莫格莱尼挥舞着“灰烬之怒”踩着化成灰烬的天灾士兵尸体带领血色士兵们攻下了斯坦索姆大教堂,并将此地建立成坚固的要塞,一直屹立到今天。
身位“灰烬使者”的儿子雷诺"莫格莱尼,一直被父亲的光芒所笼罩,而好胜的他却不想依靠父亲的庇护,他想证明给父亲看他是一个勇敢而且无畏的勇士。不过大领主好象并不认同雷诺的表现,他处处给儿子挑毛病,经常当众训斥雷诺,这使的自尊心极强的雷诺非常不满,而干涉自己与怀特迈恩的感情更使得雷诺对父亲无比愤恨。
“您为什么不同意我与怀特迈恩交往?”“感情和肉欲会让你丧失作战的意志。”大领主冷漠的回答着儿子的质疑。“怎么可能?你以为我还是只会哭闹的孩子吗?怀特迈恩也是我们血色十字军里少数几个有着强大神圣力量的女子,她难道就不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那么我问你如果天灾将怀特迈恩立在你面前你能控制住你的愤怒和绝望吗?”“……”“回答我,孩子!”“父亲,如果天灾抓住了我,折磨我,把我立在您面前,您能控制住您的愤怒和绝望吗?”“孩子,我会先帮你解脱,再将那些折磨你的天灾全部消灭的。你明白了吗?雷诺。”雷诺低下头轻声的答道:“我明白了,父亲大人。”
战争还在继续,天灾士兵为了满足它们主人的愿望夺取“灰烬之怒”包围了大领主、雷诺和法尔班斯克。虽然“灰烬使者”依然骁勇,但是人终究是人,面对如潮水一般的天灾士兵,法尔班斯克倒下了,大领主也倒下了,只有年轻的雷诺还在奋战,面对勇猛疯狂的雷诺,天灾退却了。
“帮帮我们,雷诺!帮帮你的父亲,孩子!”受了重伤的大领主高呼自己儿子,希望儿子能带他们回教堂,可是雷诺却拣起了“灰烬之怒”微笑着靠近自己的父亲;“父亲,你已经被天灾折磨的够痛苦的了,让孩子来给你解脱吧!”“你要干什么?雷诺,你要做什么?”大领主惊恐的看着儿子。“实现你的诺言父亲!”“不!!!——”
纯白的“灰烬之怒” 在刺人大领主体内的一瞬间变成了绿色充满了邪恶气息的堕落之剑。雷诺丢下手中的“灰烬之怒”看着父亲逐渐冰冷的尸体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几天之后,纳克萨玛斯的深处,一个新的死亡骑士跨上了象征毁灭的红色死亡军马,堕落的“灰烬之怒”在他手中散发着无尽的怨恨。
“很高兴你愿意成为巫妖王的死亡骑士,虽然很可惜‘灰烬之怒’不再具有神圣的力量,但是我还是欢迎你的到来。”
“谢谢你,克尔苏扎得,是你让我了解了人生的真谛,我愿意用我的力量协助伟大的巫妖王净化这个丑恶的世界。”
“很好,大领主莫格莱尼,我期待你的表现。天灾的勇士们!让这个世界感受到你们的愤怒吧!”
饥饿的食尸鬼爬出地穴,恶心的地穴恶魔从地底钻出,肥硕的缝合怪缓缓走出屠宰场,遮天避日的石像鬼怪叫着飞向南方,还有巨大的冰霜骨龙将冰冷的魔法投向饱受折磨的大地。纳克萨玛斯,天灾征服艾泽拉斯的旗舰在斯坦索姆上空展现出它那恐怖的真面目。

语录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生命本身毫无意义.只有死亡才能让你了解人性的真谛.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别多说废话啦,让他们来吧,我们会把他们的骨头,碾成灰的。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保留你的愤懑,压抑你的怒火吧!很快,你们就只能体会到挫折感了。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你寻死吗?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休想过去!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不许动!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你死后,也永远不得安宁……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这是主人的意志……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臣服于大领主的力量吧!
大领主莫格莱尼喊道:我……自由啦……希望还不是太迟,圣光啊!请再多给我一些……时间…
大领主莫格莱尼说道:我也曾神圣无暇……我曾为正义而战……人们曾叫我灰烬使者……我被十字军背叛了……克尔苏加德毁灭了我…我为战斗而生……我的儿子眼看着我死去……大十字军激起了他的怒火……他对真相一无所知……血色十字军不再神圣……我的儿子被巴纳扎尔诱惑并堕落……杀光他们!


库尔塔兹领主
矮人一直是人类最坚定的盟友,在天灾军团席卷洛丹沦时,许多矮人主动前往最前线,与他们的人类朋友共同对抗凶残的敌人。圣骑士库尔塔兹公爵就是其中让天灾军团闻风丧胆的众多矮人勇士之一,数不尽的亡灵战士在他那巨大的战锤和强大的神圣力量力量化成飞灰,这位白胡子外表和蔼的老人(相对人类的外表而演)和他的导师兼同志——“白银之手” 指挥官乌瑟尔一起阻止了天灾向提瑞斯法林地的进攻,并在后来被称为亡灵壁垒的狭窄山口建立了坚固的工事。虽然不久以后乌瑟尔在安多哈尔被天灾军团伏击,无畏的光明使者被堕落的洛丹沦之王亲手斩于马下,但是亡灵壁垒依旧牢不可破,库尔塔兹公爵功不可没。
“既然那胆小的矮子喜欢躲在堡垒里用他们那可笑的火药来虚张声势的话,就让他冻死在他的碉堡里好了。”堕落的国王冷笑着挥舞着霜之哀伤,庞大的冰霜巨龙遮蔽了惨淡的阳光,冰冷的龙息席卷了坚固的碉堡,许多没来得及逃出碉堡的矮人和人类都永远的化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绝望的幸存者们看着潮水一般涌上来的天灾军团瑟瑟发抖。
“为了洛丹沦!为了铁炉堡!为了白银之手!”公爵举起了自己的战锤毅然冲向天灾军团,战锤飞舞食尸鬼血肉横飞,圣光闪现亡灵巫师化为灰烬。公爵奋勇的战斗着保护着已经丧失战斗意志的手下逃离战场。
“哼,终究不过是凡人,既然那么想死就满足你。”绿色的光芒在阿尔撒斯手中浮现,邪恶的暗影魔法飞向已经疲劳不堪的公爵。看着浑身是血的公爵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阿尔萨斯阴沉的笑着:“我相信他一定很希望死后能成为我手下的一员猛将。”
几天之后天灾军团的前锋部队中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身披绿色斗篷象征死亡的库尔塔兹领主举起手中的新武器——骷髅战锤重重的砸向他过去的战友。

语录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我要好好享受一下,把你们这群傻瓜蛋杀光的感觉。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来啊,放马过来啊。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拿起武器来,你们这些二吊子,我们有客人来了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哭哭闹闹,没完没了。我都听烦了!你们要是不能闭上嘴,我来帮你们!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下次,多带些朋友来哟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我最喜欢烤肉啦!
库尔塔兹领主喊道:真他妈的是个废物!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和瑟里耶克爵士
在“亡灵乐园”的西瘟疫之地,只有两类人愿意长期生活在此:狂热的血色十字军和神秘的银色黎明。驻扎在提尔之手的血色十字军不断的将精锐的部队派往天灾军团在洛丹沦的重要基地——斯坦索姆并且成功的在斯坦锁姆的西南角构筑起了坚固的前沿阵地。
虽然血色十字军把消灭所有天灾定为最崇高的目标,但是在不知名力量的腐蚀下,他们也疯狂的攻击所有非血色十字军成员,所以驻扎在破败的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银色黎明也被血色十字军们视为天灾的爪牙而不断对其发动攻击。
不过神秘的银色黎明并不在意血色十字军的骚扰,他们更关心的是瘟疫之地北面奎尔丹尼的高等精灵营地。这些可怜的高等精灵是“银月城大屠杀”中一小部分幸存者,亲人被屠戮,家园被毁灭,让这些精灵痛苦万分也对天灾极端仇视。灵巧的精灵是天生的刺客和狙击手,与奥术的亲和力也让他们成为优秀的魔法师,但是现在他们面对天灾不断的骚扰,日子过的非常艰难,为了联合更多的人抗衡天灾,银色黎明分别在北地哨塔和东墙哨塔建立了后勤补给点,邀请高等精灵猎魔者布劳缪克丝小姐担当北地哨塔的指挥官,命令天灾防卫部队的高阶圣骑士瑟里耶克爵士担任东墙哨塔的联络官。
为了协调如何更好的保护战略物资能源源不断送到奎尔丹尼,2位指挥官不断在北谷一个已经被废弃的村庄里会晤,日久生情,英俊的瑟里耶克爵士爱上了布劳缪克丝小姐,同样的美丽的布劳缪克丝小姐也被瑟里耶克爵士的迷人气质所征服。
好事的手下们为两人举办了盛大的婚礼,人们暂时忘记了可怕的天灾,温馨的气息在“屠杀之日”(斯坦索姆的大屠杀)后重新出现在这悲伤的土地上。
然而天灾不会忘记这些妨碍它们计划的讨厌生物。对通往奎尔丹尼的补给线的攻击越来越猛烈,新婚后的布劳缪克丝和瑟里耶克不得不提前结束蜜月立刻返回自己的岗位。虽然他们两人相距并不远,但是繁忙的军务让两人往往几个月也见不上一面,但是依靠运输队中的信使他们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亲爱的布丽丝,虽然天灾的攻击一直持续不断,但是我坚信,终有一天,我们会打败他们,等战争结束了,我想我们可以回到你的家乡,安享和平的岁月……”
“亲爱的耶尔克,天灾每天都来攻击我们,很高兴你的来信,是你给了我战斗下去勇气。虽然现在的银月城已经成了废墟,但是我很乐意带你去参观我那美丽的出生地影月峡谷,碧绿的草坪,欢快的溪流,可爱的龙鹰以及挂满甜美果实的艾拉伯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北地哨塔瑞文戴尔男爵和莱斯"霜语带领的天灾部队彻底的毁灭,布劳缪克丝小姐生死不明。痛苦的瑟里耶克爵士一方面向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黎明求援,一方面组织人手准备对抗即将到来的天灾部队,唯有工作,才能减轻他对爱妻的思念之情。
“大人,敌人来了!”紫色的骷髅军旗高高飘扬着成群的食尸鬼疯狂的嚎叫着,骷髅战士不断的从绞肉车上站起来,亡灵巫师一边施展骷髅召唤术一边嘲笑着对面人类的愚蠢。
瑞文戴尔男爵踱着慢步走到哨塔前:“可怜的瑟里耶克,你一定想知道你那美丽可爱的夫人,在哪里吧?”
“你们这帮混蛋!你们把布丽丝怎么了?”愤怒的瑟里耶克握紧了手中的剑。
“布丽丝?真是个美丽的名字啊,那么我想你一定想认识下这个丑陋的女人是不是这么美丽名字的主人吧,哈哈哈哈。”
高大的十字架出现在男爵的背后,浑身都是冒血伤口的布劳缪克丝小姐被绑在上面,原本美丽的绿色眼睛只有留下了两个黑色的空洞。
“你们…你们…”部下们拼命阻拦他们失去理智的指挥官。
“哦,你还认识她啊,那么和你的夫人说再见吧!莱斯该你表演了。”
“愿意效劳!”
火焰在布劳缪克丝小姐身上出现,高等级的献祭魔法彻底的将可怜的精灵最后的生命力吞噬掉了。“
“不!!!”瑟里耶克爵士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冲出哨塔独自一人冲向天灾大军。
“很抱歉,愚蠢的圣骑士,被愤怒所吞没的人只能是死路一条。”男爵掷出了手中的邪恶利刃,一下就把爵士钉在了地上。“好好记住我教给你的话哦。”瑞文戴尔男爵伸出右手捏住了瑟里耶克爵士的下巴,“到地狱帮我向布劳缪克丝问个好,我很喜欢她的身体。”
“呜……”
“喀嚓”
“你还是老习惯啊,喜欢捏碎别人的下巴。”霜语"莱斯冷漠的看着瑟里耶克的尸体。“下面就该论到这些群龙无首的杂碎了,死亡凋零!”
…………“我的国王,我为您的死亡骑士军团有增加了两个强力的战士——布劳缪克丝小姐和瑟里耶克爵士,不过有点问题,需要您亲自来处理。”
“有什么问题吗?克尔苏加德。”
“瑟里耶克还保留有人类的记忆,我很奇怪,虽然他的身体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但是他的意识确经常不接受我的命令。”
“他身体听从你的命令就可以了,你的任务是完成我给你的计划,不要为这类小事操心,时间无多了。”
“是的我的国王……”
“喵——”“ 哦不!诅咒你入侵者!”
“怎么了克尔苏加德?”
“有入侵者,他们杀了我可爱的毕格沃斯。”
“毕格沃斯是谁?”
“我的猫,我尊敬的国王!”
“……克尔苏加德,这些入侵者只是想要我们军团的财宝,把它们藏起来,这些贪婪的家伙就会知难而退。”
“我伟大的国王啊!您的意见永远是英明的,我这就去办,不过陛下请赐予那些杀害我可爱小猫的凶手最严酷的诅咒吧!”

语录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肯定是我首开纪录——有人敢打赌吗?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过来,瑟里耶克,不要让他们跑了。至少等我们玩够了再说。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我希望在我介绍完自己前,他们还都活着。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保护好你自己!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你的小命在我手里!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下一个?
女公爵布劳缪克丝喊道:算你……厉害……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逃走吧!否则就太迟啦!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除了服从,我别无选择……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入侵者,立刻结束这无谓的冒险!趁你们还活着,马上离开这里!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或许,他们会觉悟过来,然后立刻逃离这儿。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不要继续啦,撤退!趁还有时间,你们应该立刻撤退!
瑟里耶克爵士喊道:这就是……必然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