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英雄传说语录

如果国家一定需要有巨大的牺牲才能存活下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是马上灭亡的好,谁还会在乎它呢?

不是由宇宙的起源开始就已经存在的东西,没有道理会一直继续存在直到宇宙的尽头。变化是一定会产生的。

请各位轻松地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虽然关系着这个国家的存亡,但是与一个人的自由与权利相比的话,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要在主观上认为自己的动机是正确的,那么便不理别人怎么想一意孤行的这种思想,往往会产生极坏的结果,这种例子应该不胜枚举吧。

凡是人类,均无法忍受自己是邪恶的认知。唯有在确信自己的正确性的时候,才可能变成是最为紧张、最为残酷、最没有慈悲心肠的人。

你知道有关于诺亚洪水的传说吧?那个时候,将除了诺亚一家以外的所有人类消灭的,并不是恶魔而是天神。除了这个传说之外,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神话传说里面,都有与此类似的记载,在在都说明了借由恐怖与暴力,企图支配全人类的,常常不是恶魔而是天神这项事实。

若是一个人得到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荣衔时,尽管那是他凭本事得来的,旁人也一定会将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对他指指点点,不会给他好气受的。

毕竟客观事实是永远存在而不会被主观假设所击倒的。

虽然你有思想上的自由,可是也不能凭自己的主观想像来编织客观的结果啊。

如果以为我们一直乖乖地任人宰割,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就算是某一方一直不断地痛殴别人,总有一天也会手痛的。

不管要用什么样的借口,全都看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怎么决定,什么样的借口都是有可能的。那些人认为他们独占有如何解释“正义”这一词的权利,只要他们高兴,要怎么修改字典都是可以的,不是吗?

就算再退一百步、一万步,就算政府有谋杀他的权利,杨都没有要默默任其宰割的义务。

空有才能,但忠诚心和国家意识低落的败类不值得信赖,为战斗而活的人也是不需要的。只有那些没有疑问、没有反驳、完全顺从命令的人,命令他死,他就高高兴兴地去死的精神家畜,才是国家和军队有用的人才。因为重要的不是守护民主主义,而是守护民主国家。

毕竟要谈勇敢或者是大胆的话,得先要有性命才行。

就算这样也是好的吧。人总不可能是不老不死的,况且如果真的会死的话,我也宁可这样死去。与其作为帝国的奴隶而死,倒不如作为反叛者杨提督的幕僚而死,至少我的子孙还会高兴一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只好变成利已主义的信奉者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或许会把我们自己所属的国家,很廉价出卖给帝国也说不定喔!”
“这种事情难道是可以被允许的吗?你自己也曾经是一个元帅,过去也担任国家的重要职务,你的良心难道不会感到可耻吗?”
“这种理论真是太了不起了,你的意思是说,国家出卖个人是可以的,反过来的话就是不被允许的吗?”

当人类的手脚都过度长大的时候,就不可能再回到摇蓝里面了。

第一次的错误是不能用第二次的错误来弥补的。

既然日子还是要过,何不在他建立起来的土台上,再积一些泥土呢?哪怕仅仅只有一厘米。

这么一来,就可以将先人的志向传承下来吧!杨威利的志向,由自己承接下来。就算无法承接杨全部的志向,不,就算只有一点点,自己也算分担他的志向吧!由年长的人传承给年少的人,由先人传承给后继者,志向的火炬会一直这样地传递下去吧?!将这个火炬视为贵重之物的人,绝对不会让这个火苗熄灭,而且有责任将这把火交到下一个接棒者的手中。

就算亚雷·海尼森死了,尽管杨威利也这么去了不再回来,历史仍然未曾停留下来,人还是要继续活下去,虽然权力更换了支配者,但是理想却一直传承下去。只要人类没有灭亡,前人的行为就会变成记录留下来,不断地向后人诉说以前所曾经发生的故事吧。

如果看医师就一定有用,那就不会有病死的人了。

那些星星经历过数亿年、数十亿年的生命。早在人类诞生之前就一直闪烁着光辉,在人类灭亡之后,它们仍会继续绽放着光芒吧?人的生命连星星一瞬间的光辉都不及。这是自古以来人们就明白的事情。然而,认识到星星的永远和人世的一瞬的是人,不是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