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的一天见闻

由于老家的大奶奶(我爷爷在兄弟里排第二,他的大哥就是我的大爷爷)过世了,所以前天有回老家去送她最后一程。
到了老家,已是夜里20点多了,和家里人(大多不认识,我在老家没有待过)寒暄一阵,又看了大爷爷,不知不觉就到了22点多了。家里地方不够,于是我又到县城里找了家旅馆去住,乡下夜空里星星很多。
第二天起来,回到家里,作为孝子贤孙的我,穿上麻衣,头上戴上白布,守在灵棚里。亲戚好友来拜祭,我们就磕头谢礼。
别的事也不想再多说,只说两件事。
头一件,那边的风俗,棺材出家门往墓地去的路上,乡亲要来拦路,做最后的拜祭和告别。整个过程持续了也不知道多久,作为孝子贤孙的我们,就一直在地上跪着。我比较胖,那可真叫够呛。为什么说不知道多久呢,我想可能还是因为痛苦会大大延长你对时间的感觉吧。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我悄悄回头一看,得,人家后面的亲戚都坐地上去了,那我也坐着吧,实在受不了了。
第二件,还是风俗,送葬路上,大奶奶的儿子举着一根长杆,上面挑着白幡和一张写着“敕令接引先妣张内君享寿七十八春秋往生仙境”(大意如此吧,具体措辞不记得了)的白纸,孝子贤孙手里要拿一根哭丧棒,是根裹着黄纸的麻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家有个我不认得的亲戚嘻嘻哈哈的拿着哭丧棒指来戳去,没见过这么没规矩的。
大奶奶已往生极乐,我们还要继续在红尘里打转。